第五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重生天羽天翔[羽毛球] > 重生天羽天翔[羽毛球]_291
      “美美的小队花我们大家都想亲你!”
      中国奥运军团从巴黎载誉归来,在首都机场大厅里受到球迷粉丝团的热情围攻。
      《国家体育报》记者把话筒伸到局长面前,您如何评价中国代表团的总体表现?中国这次的金牌数目比上届奥运会大幅度缩水,是何原因?您怎样看待某些金牌优势项目上,顶尖运动员的失常表现?尖锐的问题逼得局长大人黑面怒容,大手一挥,拒绝记者的剥皮扒蒜刨根问底。
      萧羽几乎被羽林军小粉丝掷过来的鲜花和毛绒玩具埋掉。
      他在攒动的人丛中寻觅到钟总用鸭舌帽和墨镜防身、匆匆逃脱记者围攻的背影,瞟了好几眼。
      他心里对钟全海憋了那一口老血,并未完全消气,却又总是忍不住暗中注视这人的一举一动。就好象心被一条看不见的细绳拴在那个人身上,钟全海有个风吹草动,都牵得他肉疼。
      终于拿到世锦赛和奥运会冠军了,功成名就,名利双收,有些事为什么死活看不开?奥运会结束后几个月间,萧羽一直在心底默默地吐血纠结,自己是不是对钟全海这人太苛刻、太不近人情?
      或许恰恰因为这人就是自己的爸爸,无仇不成父子,但凡触及钟总的事情,他就无法心平气和,无力伪装宽容。若是换个不相干的外人,都不稀罕调动这份情绪和精力去恨他,怨他,讨厌他。
      人这一辈子活出来,就是由无数块烙印和疮疤镶嵌雕砌成的一块碑,正面光鲜亮丽,背面伤痕累累。往事历历像在身体上烙下的印记,永远无法从记忆中涂掉;说过的话就是泼到地上渍到泥土里的水,甜的苦的辣的都不可能再收回。
      展翔的膝伤已经捱到再不采取积极治疗策略下届就要直接参加残奥会的地步。队里决定特批他半年的假期修养生息,联系美国的资深骨科医生,送到国外动手术。
      这个奥运周期结束了,下一个四年的征程即将开始。依照总局领导的意见,咱也别把孩子剥削倾轧得太狠。对翔子这条腿的利用还是要走可持续发展路线,咱们要为下一届奥运会打基础做准备啊!
      解放军总政治部亦发来贺信,嘉奖我军某世界级优秀运动员在赛场上不畏艰难不惜断腿、奋勇拼搏弘扬军威的英雄主义气概。于是,展二少顺风顺水地连升两级,以世锦赛奥运会创造历史性突破的双料冠军身份,升任了八一体工队的正团级干部,记了个人一等功。
      萧羽把军功章挂到自己胸前臭美,屁颠屁颠乐坏了,威武有型的小翔现在是牛逼哄哄的小团长了,我的团长我老婆啊!
      这枚勋章是展翔拿一条腿换来的,萧羽不敢扪心自问这样的付出究竟值不值得。假若没拿到奥运金牌,小翔子就立不成一等功、当不上团长;但是,也只有拼下了这块金牌,才真正懂得人生在世其实有些事情的份量更重。
      有没有这块牌子,这人今后无论变成什么样子,退役了或者残废了,都是自己的老婆。要照顾老婆一生一世。
      展家老妈在电话里难掩欣慰:“小翔,这么辛苦,好好歇一阵吧!下届奥运会能不能参加咱们再考虑,你先把你的膝盖治好了,别让我们揪着心成不成?”
      “嗯,我知道,妈您放心。”
      顾局长委婉的话音带出一丝讨好的意味:“妈看了你的比赛,每一场都看过,而且帮你全部录下来了,存在咱们家里,每天下班回来我就拿出来反复地看……你有空回家一趟,我们给你接风,庆祝庆祝!”
      展翔小心翼翼地问:“嗯……妈,我能带小羽一起回来么?您给我们俩一起接风庆祝,成么?”
      电话另一头迅即陷入沉默。
      顾局长略带哽咽的呼吸声透出十二分的艰难和委屈,半晌答道:“你们两个在外边,想怎么庆祝就怎么庆祝我管不了也懒得管。你也总要替我考虑考虑,给我留一些余地。他到咱们家来,我,我,我拿他当什么人呢?当我儿媳妇么?我怎么跟他相处呢我……”
      萧羽在身后拽展翔的衣襟,打手势,算了,别难为你老妈,大家这日子过得都不容易。每个人归根结底都是为自己活,自己打理守护着那一块一亩三分地,把能抓住的东西牢牢地攥在手心里,怎能容忍旁人轻易地蚕食和侵占。
      萧羽给他妈妈买了好几套法国货高档套裙、皮包、高跟鞋,说:“妈,您要是真想结婚,就跟那个人结婚吧,我并没有要反对的意思。这些东西……算是我祝贺你们新婚的礼物。”
      萧爱萍用手指抚摸浅湖绿色的羊毛套装,心思飞去了二十多年前,训练局那一座落满阳光、笑声和银杏树叶的金色院落。年轻时脸孔和皮肤袒露着饱满鲜润的弹性,却没有机会穿这些漂亮的衣服;如今这些衣服摆在眼前,却再也找不回似水流年的源头,那一份萌动和执着的心境。
      为什么一定要和钟全海结婚?
      为了年轻时那份苦涩的爱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