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未分类 > 涅槃 > 涅槃_99
      柏雪当然在看,在她的记忆里这些书还没有看完。
      于是那张从保姆车里下来的照片成了笑话,“有的人总想搞个大新闻”“我都不好意思说某些人了,自己当了小三就买黑,也是要脸”,转发那张照片的营销号,确实是个贯捧苏雪踩柏雪的,收了钱顶住不删博,但放出来的料也就没有可信度了。
      言夏万年不更的微博更新了,他的粉丝纷纷跳出来,全都怕他跟柏雪扯上关系,柏雪不是不美,演技也不是不好,但过往太复杂了,两个人好好合作粉丝是乐见其成的,但如果有点别的什么,粉丝就先不答应。
      柏雪缩在布景里看手机,她刷到这条微博,想到刚刚在车里的吻,耳朵都跟着发烫,等点开言夏的微博,看到底下留言的粉丝,她又茫然了。
      感情无法压抑,特别是一份有热烈回应的感情,他们对视亲吻的那种感觉直入心底,柏雪这确确实实是第一次谈恋爱,对象还这么美好。
      言夏却完全不在乎,他还有些没能公开的遗憾,手指摩挲着柏雪的旧日字迹,隔了十几年,她的字还是小小的,一笔一画非常清楚秀气,一个字一个字的安放在书页里。
      言夏是抱着这些书睡的,他没办法掩藏这种喜悦,感应太强烈,于是他抱着那本书,拍了一张照片,发给柏雪,心里想的是不能抱着她,抱着她的书也很好。
      他打下这排字又删掉,觉得太肉麻,可这却是他最真实的想法,犹豫的几秒钟,还是发了出去。
      柏雪抱着leo,在跟leo看故事书,他很机灵的摸过妈咪的手机,自己就会解锁,点开新消息,看了言夏的照片。
      柏雪面孔发烫,两只手紧紧搂住leo,leo乖乖躺在怀里,他点开照相机,拍了一张照片,照片里他自己占据了最中心,柏雪只有半张脸。
      leo发了一段语音:“我们也在看书,妈咪在给我读书,鼹鼠先生划小船。”想一想他又加上一句:“言夏哥哥。”
      言夏笑眯眯听着,他准备去找找这本书,下次见到leo的时候,可以跟他谈论一下鼹鼠先生,等听到最后一句这才觉得出了问题,他得在leo心里是哥哥,哥哥要怎么约会他妈咪。
      柏雪在片场的时候更快乐了,她每天去开工都很高兴,leo也很高兴,他以为关导演接受了他的小汽车,终于让他妈咪拍一点好的事了。
      爱米眼看着事情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却没办法阻止,她不忍心去戳破柏雪心里那些粉红星光泡泡,她的生活里终于发生一点好事。
      过年的时候是爱米替柏雪挑选了礼物,寄给她远在澳洲开农场的妈妈,那边照例只有一句问候语,柏雪表现的不在意,但爱米知道她在意,她数着时差打的电话,绕着电话线问候柏妈妈。
      爱米是希望柏雪顺利的,最好把奖项拿个遍,气死那些黑酸,但她最希望柏雪能够身体健康心情开朗,柏雪在感情稳定的时候,身体状况也能变好。
      情绪对她的影响太大了,在言夏陪伴她的时候,她能够顺利的演出呼吸困难的吸毒症状来,就算关导不满意重来一次,她也可以支撑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