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边的东西太过惊世骇俗,以至于辛清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
      许久之后他终于回过神来,喃喃道:“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了。”
      那边居然还没有把电话扣上,云姜漫不经心的问:“嗯?”
      “你疯了。”这里只有他自己,辛清却忍不住压低了声音,沙哑道:“你以为领导凭什么对你另眼相看?你明知道上边在调查你的事情,还敢在自己家里放这种东西?”
      他呼吸越发沉重,最后甚至开始口不择言:“怪不得你要五毒,怪不得你能活这么久……老九还以为你去请连家的人画了皮……原来是这样……”
      “嘘,贼船你已经上了,麻烦帮我看管好这间房子吧。”云姜笑道:“现在我要去找陆尧了……”
      “陆尧知道么?”辛清问:“陆尧知道你在干什么么?!”
      他言辞激烈,带着强烈的压迫感,云姜却恍若未闻,声音中带着笑意。
      “——他不知道。”
      ·
      另一边。
      陆尧沉默着把棺材盖推了回去。
      棺木交错,发出了沉闷的声响。他抬头看去,远处无数棺材交错纵横,广袤的天空犹如一块灰色的、庞然的幕布,将这里笼罩了起来。
      晏轻站在他身后,对棺材中的异样浑然不觉。
      他对除了陆尧以外的事情都不感兴趣。如果这时候陆尧愿意回头看看,他会忽然想起很早之前的一个片段来。那时候晏轻刚刚抵达邺城,他们在公交车上被一个小混混纠缠,因为他随口的一句‘砍他’,晏轻就真的动了手。
      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他看似变化极大,懂得了人情世故,实际上并没有。
      他只是学会了掩饰跟隐藏。
      陆尧揉揉发麻的小腿,站起来说:“我们走吧。”
      “不看了么?”
      “不了。”陆尧说:“世上奇怪的事情多了去了,事事都管我还活不活了?”
      晏轻乖乖的嗯了一声,把手递给他。
      陆尧笑道:“还要我牵着你么?”
      晏轻点头。
      陆尧笑着抓住他的爪子,两个人调头往回走,爬上山坡的时候陆尧扭头看了一眼,风从他耳边吹过,呜呜咽咽仿佛有人在低声哽咽,陆尧压下眉角的疑惑,跟晏轻下了山坡。
      最近的出路就是村子头那里,顺着走就能找到铁轨,陆尧其实还想跟符虞告别,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不用了。
      符虞挎着一个篮子,笑着站在那里。
      胶鞋换成了布鞋,是跟陆尧脚上那双一样的千层底。她针线活极好,鞋底又厚又结实,密密麻麻的缝了很多针。
      “陆大哥。”她笑意吟吟的问:“你们要去哪里呀?”
      作者有话要说:  云姜:陆尧还没来
      陆尧:因为火车翻……
      晏轻:因为我折腾(重音)的太厉害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不记得了!
      四组组长辛清,之前出场过一次_(:3」∠)_
      第70章 左手鸡右手鸭
      符虞正巧站在那条小路的正中间,侧身含笑,又往前走了几步,然而她还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出口,晏轻就一脸警惕的挡在了陆尧面前。
      符虞明事理,往后一退。
      陆尧按着他的肩膀,对符虞说:“我们要走了。”
      “这就走了?”符虞诧异道:“这才一晚上,脚都没歇过来,怎么就要走了?”她手指扣在竹篮的把上,用力过大,指关节泛白,忐忑道:“符兰也没回来,不然您再多等半天,让他来给您告个别……”
      陆尧说:“不用了。”
      他垂下眼睛,看到晏轻的表情,心里忽然多了一点狐疑。
      紧绷的,警惕的,防范的,一览无余,毫不遮掩,在少年漂亮的脸上层层浮现。
      就算是吃醋,这个反应,会不会太过了?
      下一刻他抬起头,又在符虞脸上扫了一圈。
      惴惴不安的脸。
      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
      陆尧扣住了晏轻的手腕,手指慢慢收紧。
      但是怎么可能一点异常都没有。
      这村子中的活人就剩下了这么两个,符兰如今不见踪影,来往的就剩下了她一个人。她身上的秘密太多了。村民离奇失踪,下落不明,村子中却还维持着这么一个安静祥和的表象,如果不是半点生气都没有,走在路上甚至不会觉得有异。
      “……”陆尧的手顺势往下滑,迎着符虞惋惜的目光,把晏轻的手攥紧在了手心,“那就有缘再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