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将珍珠归还海洋nph > 第三一章玩点花样要不要3ph
    “关你屁事!”
    少女大声呛他,如猫般潋滟的眼睛此时瞪大怒视他,少女浓眉长而弯,更显美丽出众,方斯莱盯着逐渐出了神,指尖按着她紧皱的眉头,又开口发贱:“猪猪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啊,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
    这个没有心的臭女人,明明之前小骚逼还骑着他的大鸡巴爽得不行,老公老公地叫,如今爽完就开始翻脸不认人,简直过分。
    心里骂得如何如何,双唇却诚实地碰上少女的樱唇,哪知贝珠挣扎得厉害,像只脱了水奋力扑腾的鱼,一个吻亲得俩人是满头大汗,在沙滩上滚来滚去,舌头都没伸进去,口水倒湿了一下巴。
    蒋唯拾了柴火回来,老远就瞧见俩人在地上滚成一团,哪像是亲热,更像是打架。男人不慌不忙放下柴火上前分开俩人,捞起贝珠搂在怀里:“方斯莱,你要是把她动了,权曜回来可是要找我麻烦的。”话语间,男人眼里含着笑,不像是劝慰,更像是讲条件。
    “总归我是要搞她的,反正你都都逃不开被权曜找麻烦的下场,不如我俩一起把她上了,到时候真挨打了你也不亏。”在做爱上面,方斯莱脑子总是转得很快。
    贝珠本来是坐在蒋唯怀里,方斯莱这话一出口,立马感觉屁股底下被硌了一下,她心内大惊:蒋唯你是牲口吗?
    少女挺着背乖巧坐在蒋唯怀里,动都不敢动一下,开始装鹌鹑,指尖紧张地扣着蒋唯的手臂,就怕他意志一个不坚定被方斯莱的低智大脑给传染了,方斯莱要是真把她动了,不止他俩,就连她也要被抓去填海。
    身后的男人笑了一声,他额头饱满,鼻梁高耸,笑起来温润如泉石,男人抚了抚怀里正极力卖乖的小动物,漫不经心道:“看来你是想死之前再拉个垫背的了。”
    方斯莱靠在岩石上,长臂去够贝珠的小脚,沿着足弓细细描绘少女身体的弧度,攥住女孩白皙的脚腕慢慢把人往自己这边拖拽,看来蒋唯在做爱上的意志力实在薄弱,他都几乎没怎么使力,少女的下半身就往他的方向逐渐归拢。
    贝珠比蒋唯着急多了,毕竟小穴遭罪的不会是他,小手紧紧抱着蒋唯的手臂,虽然他看着也不像好人,但总归比方斯莱正常点。
    垫在屁股下的长裙随着方斯莱的拉扯早就没了遮盖作用,放任洁白无毛的嫩穴色情地暴露在空气中,俩人的视线不约而同投射在少女腿间的馒头小逼上,蒋唯抱着她的力气又松动了几分,他眼神暗沉,眸中欲色浓烈:嗯……确实好嫩的小逼,好想舔一舔……
    贝珠被这俩人气得不轻,还得分出一只手去扯裙子,另只手抱紧蒋唯的细腰,面上一副狐假虎威的弱气可怜样:“蒋唯,你不把我保护好的话,等权曜回来头都给你打烂!”
    蒋唯攥住少女压着裙子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抚摸,把她上半身钳制在自己怀里,小妹妹一点也不懂男人,男人在性爱上可经不得半点刺激,长指径自分开少女紧阖的外阴,露出中间浅绯色的穴肉,他倒戈的速度比鸡巴硬得还快:“打烂就打烂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气得贝珠低头狠咬蒋唯卡在她脖子处的胳膊,也不管走光不走光了,对着方斯莱脸蛋方向狂踢,最好是能踢死这些动不动就精虫上脑的下流男人。
    方斯莱向后躲闪,顺道开始脱衣服,任由她肆意挣扎浪费力气,少女精致的下巴被身后的男人扭过,脸颊被捏住,小嘴微张,被男人湿吻得气喘吁吁,踢他的力气都小了很多,变为在地上轻蹭摩擦。
    方斯莱心里泛酸,甩开裤子分开少女的双腿抗在宽肩上,因为蒋唯吻技高超的缘故,女孩下体已经微湿了,食指轻捻,蜜液都在指尖拉丝,方斯莱鼻尖热气在少女私处喷发,醋意翻涌,咬了口阴阜上面的嫩肉,留下一个湿漉漉的牙印,上次她可没湿得这么快,少年坚决不检讨是自己技术太差。
    少女上下失守,舌头被蒋唯玩弄地包不住口水,下体也被方斯莱舔得酥麻难耐,小腹酸胀,整个人陷入错杂的意乱情迷中,胸前奶包被蒋唯轻柔慢捻,唔……好舒服,能说吗?好像比权曜摸得舒服多了……
    蒋唯两只手从背后绕过揉捏轻绕小奶头,唇瓣在贝珠耳边摩挲:“珠珠,让我亲亲它们好不好?”
    贝珠脸蛋羞粉,眼尾都晕上艳色,唇瓣被口涎染得光亮,迷糊地点点头,你要亲就亲嘛?干嘛还要装模作样过问她的意见。
    反正大势已去,左右躲不过挨肏的命运,少女对俩个男人的舔舐适应得很快,小腿难熬的在方斯莱精壮的背部摩擦,胸脯和小穴都被舔吸得很舒服,控制不住轻喘嘤咛起来,少年的舌头灵活,很快舔得贝珠攀上高潮,她抓着胸前蒋唯的头发:啊啊啊……停下……要到了……啊啊……
    少女双腿夹着方斯莱的脑袋抖动臀部,一会儿悬空一会儿落在地上,蛇腰拱成一道诱人的弧度,阴道里的舌头顶弄比肉棒和风细雨得多,每个敏感点都会被照顾到,是少女喜欢的节奏,不会有种自己被肏坏的错觉。
    把女孩轻易舔到高潮,方斯莱脱下裤子,从头到尾撸动了一把巨棒,冲着蒋唯发号施令:“我要先肏这只小母狗。”蒋唯憋了好些时日,此时肉到嘴里,不与他争这一会儿时间,做了个请便的姿势。
    高潮过后的贝珠枕在蒋唯腿上大口呼吸,睫毛耷拉着,脑袋放空,毫无所觉地看着方斯莱手把着巨物往她小穴里塞,直到巨物慢慢挺进撑开她幼穴里的每一处褶皱,她才咬着唇,眼角全是被填满溢出的水光,委屈巴巴地抬头看蒋唯,冲他求救:“好满……好痛……不要了,呜呜……”
    蒋唯声线柔和,几乎要挤出水,顺着少女话说:“好,不要……”
    长指向下抚慰好奇冒头的小豆豆,肉核敏感神经比别处多得多,几下就揉弄得贝珠夹紧体内的肉棒,巨大的吸力夹得方斯莱软了腰,鸡巴都被吸得往里滑了一大段距离:“嘶,好紧……”
    他挺直腰杆抱着少女的大腿开始摆弄臀部,贝珠被干得神志尽失,咬着手指嗯嗯啊啊说不出话,蒋唯抽出少女口中的手指,换上自己的手指给她咬,拉开裤链掏出鸡巴在少女柔顺的卷发上摩擦,握着她手一起上下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