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云成生怕这小鬼一会就被惊醒,忙催着她去洗澡,等杨娇娇洗澡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不在他们房间了。
      “你抱孩子去隔壁睡了?”杨娇娇问。
      贺云成点头,看着她一身吊带长裙,勾出那汹涌的胸口,声音微哑:“抱过去了,他没醒着。”
      孩子来到这边因为认床,所以一直跟他们睡,现在突然把孩子一个人放在隔壁,杨娇娇有点儿担心,“万一半夜哭了怎么办?”
      “有阿姨。”贺云成躺在床上,直言不讳:“他睡在咱们这儿,我们不好做事。”
      杨娇娇走过去还没坐下,却一下被男人拉下,然后她真切认识到贺云成的说到做到,只要他一说出的话,就没有做不成的。
      两人刚换个工作地儿,都在忙着,孩子又一直跟他们睡,贺云成都素了一个多月了,当晚也没有怜香惜玉,把人折腾到要哭。
      末了,还低头,咬着她的耳尖问她爽不爽。
      杨娇娇累到不行,整个人身子属于半瘫痪状态,脑子也空白着,过了一会才喘了口气。
      以前都听说了男人过了三十岁后□□就会下降,而女人则就会相反,但为什么到了他们这里,就不管用了呢?
      现在是贺云成生龙活虎的,她倒没那么大欲望。
      两人热了一身汗,杨娇娇又得去洗一次澡,回来后,她看到贺云成站在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天很热,窗口开着,窗帘也拉开了,风隐隐吹了进来,很凉快。
      杨娇娇看着他莫名地站在窗口,听到动静了也不吭声,只朝那边走了过去,从后面抱着她,笑问:“你在看什么?还不睡觉?”
      “星星。”贺云成轻道,“明天应该是个好日子。”
      杨娇娇微抬眼,满天的星如黑布上镶嵌的小宝石,密密麻麻的,耀耀生辉,皎洁一片。
      她抬头,微眯着眼,“怎么?你要带我出去玩啊?”
      贺云成轻笑了声,直接道:“想去吗?”
      “不去。”杨娇娇摇头,赌气道:“最近累死了,你晚上还折腾我。”
      贺云成侧头,看着她那张巴掌大的脸溶在昏暗的光里,仿若染上了一层迷离的光晕,勾人又撩人。
      他伸手轻轻捏着她的手,轻笑了声:“对不起,让你受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