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以诡疑人 > 纪峰出手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看了过去,司徒姗依旧穿着之前的裤子,没想到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不过想想也是,我都能想到的东西司徒姗怎么会想不到呢?
    看她过去和其他人聊天样子,估计是在讨教如何治伤的方法,但在这个地方要到的可能性应该不高,我能做的就是管好自己,先把这一顿吃好,有充足的能量才能养好伤势。
    想到这我开始快速的扫荡着餐盘里的食物,这时我发现了餐厅与早晨的不同。
    把四处游走的司徒姗除开之后,整个餐厅里都是两人一伙坐在一起。
    之前的大热门纪峰身边也只剩下了一个人,看起来眼熟,但却想不起是谁。
    看他们二人正在聊着什么,我沉下心凝神去听,竟真能听到他在说什么,刚说道让纪峰要小心提防司徒姗,尤其是要提防我……
    突然纪峰发出一声冷哼,转头看向我的方向开口:“要听的话过来听吧。”
    我冲他摆了摆手,低头继续吃饭。正当我打算继续凝神偷听时,感觉耳边很痒,伸手一模就感觉摸到了水,放到眼前一看才发觉是红色的血,我擦了擦手指急忙去摸另一只耳朵,结果也是一样。
    我有些后怕的抬起头看向纪峰,他正好也在看我。眼神对视的刹那纪峰冷笑了一声,先用两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双指再合拢指了指我。
    我双耳虽然还能听到周围的声音,但他们说话的声音我却怎么也听不见了。
    我本来以为纪峰就只是能打一些,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本事,一声冷哼就震得我双耳受伤,而在此之前,他又是怎么感受到我在偷听的?
    本来我以为是他看到我在盯着他们才开口说话,但结合我双耳出血的情况和他的话语来看,他是真的知道我在偷听,否则我耳朵的伤不可能刚刚好只是听不到他们说话。
    众所周知,声音是通过声音的震动进行传播,我能听到声音是因为我的耳朵感受到了空气中的震动,我能偷听到他的声音和他本身的任何感官都是完全没有联系的。从理论上来说这样完全被动的收集方式是不可能被发现的,这只能说明一件事,纪峰根本就不算是一个普通人。
    可惜之前已经与纪峰产生了矛盾,否则现在真能上去找他问个清楚。
    没一会儿,我就感觉吃不下饭了。明明餐盘里还剩下很多,我的肚子也没有传来饱腹感,但就是感觉吃不下,哪怕我强行吃一口,在吞咽时也感觉格外费力。
    没办法,我将餐盘放好后就离开了食堂。
    联想到纪峰的能力,刚刚出门的我又折返回来叫司徒姗出来。一直等到走出办公楼一段距离后我才轻声轻语的和司徒姗阐述了一下刚才的情况。
    司徒姗看了看我的双耳才略带疑惑的开口:“你…你耳朵损伤之前能听多远?”
    我退了几步,一直到我感觉与刚才纪峰他们距离相同时站定开口:“大概这么远。”
    见她点头,我才走回刚才的位置。
    刚一站定司徒姗就开口:“你和我说这个干嘛啊?”
    “因为…因为我们不是一伙的嘛,所以…所以我……。”我支支吾吾的开口,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司徒姗嫣然一笑,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我知道啦,谢谢你。”
    说完她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朝着办公楼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