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这几天,周云和十一在隔离屋过得很平静,除了每天按时给他们送水和食物的人外,就只有常曦会偶尔过来了。常曦大概是真的非常忙碌,过来看她的几次都只在门外和她匆忙说上几句话就离开了,周云一直小心应答,万幸没让她看出什么破绽。
    这些天周云每天都在和十一聊天,小心翼翼地想要套出一点这个时代的情报,她这几天说的话已经赶上她好几个月的分量了。除了是为了多了解点这个时代的情报,也是因为这里什么都没有,除了和十一聊天再没有其他消遣了,十一又是个话少的,所以只能她多说话了。不过好在虽然十一不会主动挑起话题,但只要她问,他就一定会答,而且在她说话时,也会很认真地听,也算是一个很不错的聊天对象。
    “明天就是第十天了,我们就能出去了呢。”周云数了数日子,不由得叹了口气,只要从这个屋子走出去,她就不得不开始面对陌生的时代,陌生环境,陌生的亲人······她心里十分的忐忑,但是她也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躲在这里,总是要出去面对的。
    “你不高兴吗?”十一有些奇怪小云的反应。
    周云沉默了一下,将自己的忧虑换了一种说法讲了出来:“生过这一场病,就像是死过一次又重新活了过来。我总觉得如今的自己和进隔离屋之前的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要是我的父亲和母亲觉得现在的我变了怎么办呢?”
    十一没有听懂周云话中的意思,不过他感觉到了她的不安:“现在的你很好。他们都会喜欢现在的你的。”
    听到十一的话,周云笑了:“对,我会让他们接受现在的我的。”不管是什么样的机缘巧合使自己来到了这里,还进入了这个小女孩的身体,在她没办法回去之前,她一定要扮演好现在的角色,毕竟在这个时代,要是被发现什么异状,她很有可能被当成妖怪杀死。
    第二天上午,常曦果然早早的来接她了,这次两人不再是隔着门板说话了,常曦直接将隔离房的大门打开了。在周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十天,她终于走出了隔离屋,确确实实看到了这个世界。
    今天恰好是个大晴天,周云一踏出屋子,就感觉到冬日暖暖的阳光照射在了自己身上,她深吸一口气,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快起来,这里的空气比她的时代好太多了。
    就像周云猜测的那样,这个隔离屋是专门用来隔离病人的,所以单独建在的一个山坡之上。周云站在山坡自上往下看去,只看到了一排排错落有致的房子,房子有大有小,一眼望不到边。
    “小娥,小娥······”
    正在仔细观察远处房子的周云听到常曦的声音,赶紧收回了目光。
    “小娥?这个莫非是我的名字吗?”周云想。
    “小娥,你在看什么?”常曦走到周云跟前,问道。
    听到常曦的问话,周云确定了“小娥”确实是自己现在的名字。她想这个小娥应该就是小女孩的意思吧,比十一的名字还要随便呀。
    “我在看房子。”周云回答。
    “房子有什么好看的呀。”常曦跟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没看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在屋子里呆了十天,我现在看什么都好看。”周云道,她现在已经能很好的驾驭“有点任性的小女孩”这个人设了。
    常曦笑了笑,摸了摸周云的脑袋,道:“你现在已经好了,娘亲保证你再也不会到这里地方来了。我们现在要赶紧回去了。”
    “十一,那我们一起走吧。”周云呼唤旁边沉默的男孩,周云知道十一是孤儿,所以应该不会有人来接他,她可不能让一个八岁的孩子自己“出院”。
    十一摇摇头,道:“俘虏营和王宫是在两个不同的方向。”
    “那我要送你回去。”周云道。
    “生了一场病,还懂事了一些呢,我们小娥都会关心人了呀。”常曦笑着道。
    周云一惊,自己不会这么快就暴露了吧。不过好在常曦只是随口一说,她接着道:“放心吧,会有人送他回去的。”
    听到常曦的保证,周云点点头,没再坚持,只是临走前悄悄对十一比了个手势,表示自己过几天再去找他。
    周云随常曦离开了隔离屋所在的山坡,她还在想她们是不是要走路回去的时候,就看到一匹马向她们走了过来。她们竟然是骑马回去。
    周云自然是不能自己骑马的,她被常曦小心地护在身前,两人共骑一匹马。
    隔离屋在部落的最外围,而王宫在整个部落的中央,所以要回王宫算是要经过小半个部落了。一路上周云看到了各种大小的房子,人工挖掘的河道,用来集会的广场,还有长长的城墙······不过可能因为现在还是冬天,周云倒是没看到几个人,大家应该是都在屋子里躲避寒冷。
    一路上看到的情况让周云发现自己猜错了,她之前猜测这里应该也就一个小村落大小,但实际上这个部落要比自己想象的大太多了,这里已经是一个功能完善的城池了。
    周云估计着她们大概骑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后,常曦说了声“到了”。